首页 >烘焙

世界遗产地理探秘云南古茶山普洱山头中的茶

2019-03-09 20:59:00 | 来源: 烘焙

南下探访古茶山之前,我在坊间曾听闻不少普洱茶的故事。其中杜撰最为离谱的当属这样一例:一商人收藏普洱茶饼,囤于仓库。仓库里同时还藏有大量檀木家具。一日大雨,仓库进水,茶饼和家具都被雨水所泡,导致茶饼浸入了檀木的味道。后来这批被泡的茶饼竟以其独有的檀木香气卖出了天价。

听到这个故事时,我曾疑惑其源头,后来在络上看到普洱茶的收藏诀窍中,赫然写着这样一条:“存放的场地可以放一些带天然香味的檀木或书本等,增加普洱茶的韵味!”或许上面这个故事就是由此误读演绎而成。

十数年前,普洱茶越陈越香的观念深入人心。“乱世存金,盛世存茶”,普洱茶一度变成理财工具,惹得茶客和收藏者趋之若鹜。在普洱茶疯狂的年头,类似荒诞的故事几乎到处都在流传。

世界遗产地理探秘云南古茶山普洱山头中的茶

这些故事成为提升普洱茶身价的光环,让普洱茶渐渐偏离了其作为茶的根本。

2007年,普洱茶曾因过度炒作而崩盘,如今十个年头过去了,在普洱茶身上依然附着太多的故事性。或许只有回到普洱茶的源头,才能真正厘清有关普洱江湖的是是非非。

为此,我们继去年《进山寻茶——一片茶叶的哲学》专题报道之后,再次发起寻茶之旅。在春风吹开第一缕茶芽的时节,采访组与南下的茶人一起,深入云南古茶山,挨个走访普洱茶的山头,去探究普洱茶的发源地,去触摸普洱茶的发展脉搏。

在倚邦老街,我们寻到普洱茶历史上曾经的繁华,路边随处可见的石柱、砖瓦都可能隐匿着一段辉煌的历史;在景迈山,我们看到那一片万亩古茶林,布朗族的先人们把茶变成他们的精神信仰,如今这里又走上了“申遗”之路;在布朗山老班章,我们体会到“班章为王”的霸气,那两棵去年拍出15万元一斤天价的古茶树,被栅栏围着,挂着编号“342”、“343”的身份标识和“严禁采摘”的警示牌;在南糯山半坡老寨,我们也见证了因为紧靠国道而给这个寨子带来的改变,茶商四处挂置的广告牌,茶王树旁那棵被拦腰斩断的大树,都印证了普洱茶曾经的疯狂……

在寻访中,我们也无数次与茶农、茶商、茶人交流。深山老寨的茶农们看着一拨拨外来的人如迁徙的鸟儿涌入寨子。有人为茶而来,有人为钱而来;有人找到了好茶,有人却迷失在了这里。和我们一起的茶人说:“真正的好茶应该与金钱无关”,这或许是真正爱茶的人对普洱茶的一种希望。

在倚邦村,我们在茶农家聊天吃饭,主人用水壶煮的黄片招待我们。普洱茶之于他们,只是生活的日常,没有故事。但那一口涩味极重的黄片,入口却瞬间化开,回甘迅速——就像普洱茶和有关它的故事留给我们的况味一样。

水方子

猜你喜欢